极速互联 门户 娱乐互动 臻善书斋【二虎温如玉】臻善书斋/ZSSZ75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

臻善书斋【二虎温如玉】臻善书斋/ZSSZ75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

2022-01-13 21:36:27| 来源: 互联网| 查看: 395| 评论: 0

摘要臻善书斋【二虎温如玉】臻善书斋/ZSSZ75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#公众号:臻善书斋/ZSSZ75绿叶文舍/LYWS85绿叶文舍-热书馆/JD51113热书馆-北斗文舍/BDWS55北斗文舍-酷书舍/JD11661酷书舍-读火书/JD33055读火书-品火文/JD91133品火文-齐心网文/JD33112齐心网文-思乐书斋/sile883思乐书... ...






臻善书斋【二虎温如玉】臻善书斋/ZSSZ75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
#公众号:臻善书斋/ZSSZ75
绿叶文舍/LYWS85绿叶文舍 - 热书馆/JD51113热书馆 - 北斗文舍/BDWS55北斗文舍 - 酷书舍/JD11661酷书舍 - 读火书/JD33055读火书 - 品火文/JD91133品火文 - 齐心网文/JD33112齐心网文 - 思乐书斋/sile883思乐书斋 - 细雨书房/XYSF53细雨书房 - 玉洁书房/YJSF377玉洁书房 - 诚文阁/CWG2119诚文阁 - 品热文/JD33166品热文 - 星河文房/XHWF55星河文房 - 花好文苑/JD87771花好文苑 - 臻善书斋/ZSSZ75臻善书斋 - 前流网文/JD87700前流网文 - 蔚蓝文舍/WLWS67蔚蓝文舍 - 群芳网文/JD52277群芳网文 - 秋望书斋/QWSZ667秋望书斋 - 二虎温如玉二虎温如玉 -
就在这时,大门“咔哒”一下被人用钥匙打开,贾大虎突然出现在门口。
吓得我浑身一哆嗦,一脸胀红地看着贾大虎,做贼心虚地高声喊了一句:“哥——”
温如玉却像是没事一样,非常自然的挪开手,装模作样的打量着我,甚至还喊了一句:“大虎,你过来看看,二虎这套衣服怎么样?”
贾大虎似乎并没察觉出异样,估计以为看到温如玉给我买了许多衣服,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他把公文包往桌子上一放,走到我面前上下端详了一番,点头道:“不错,不错,太帅气了,真不错!你嫂子从来都没给我买过这么多衣服,以后在家里可得好好听你嫂子的话。”
我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一点,赶紧点了点头,又对温如玉说了声:“谢谢嫂子。”
温如玉笑了笑,拿着她自己买的衣服走上楼去。
贾大虎立即凑到我耳边说道:“没事,我年薪二十多万,一分不少地全给你嫂子,她过去只贴娘家,难得她愿意替你买衣服。记住,不管以后你嫂子给你什么,你都理直气壮地拿着,那都是哥的钱!”
我尴尬的点了点头,心里却在想,他还是大学的副教授呢,怎么就不想想,为什么温如玉对我会这么大方呢?
贾大虎又上下端详了我一下,伸手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兄弟,这才像个大学生的样子!”
“哥,”我皱着悄声道,“这……也太贵了,在老家,这一身衣服能抵我们好几个月的伙食。”
“哟,你们哥儿俩咬什么耳朵,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呀?”
温如玉从楼上下来,面带微笑地调侃了我们一句。
贾大虎赶紧解释道:“谁还敢说你的坏话?二虎刚才说,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好的衣服,如今穿在身上还真不舒服。”
“那就是你这哥哥没做好,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,却从来不关心一下弟弟,你还好意思说?”
“嘿嘿,是我想得不周到。”贾大虎转而对我说道,“二虎,俗话说得好,长嫂为母,以后你要是赚钱了,可别忘记了好好孝顺你嫂子!”
我尴尬地笑了笑:“一定,一定!”
温如玉抿嘴一笑,直接朝厨房走去。
贾大虎让我把那些衣服都拿回房间去,我把衣服放进房间的衣柜后,一个人靠在墙边发呆。
贾大虎对我亲如兄弟,可温如玉却发现了我人性的弱点,就像是个收藏家,把玩着自己的藏品一样,不断把玩着我的激情。
我该怎么办?
也许命中注定,贾大虎这辈子要被戴绿帽子,可那个人怎么着也不该是我呀!
虽然我对温如玉充满了无尽的遐想,昨天晚上还臆想了她一把,但做人起码的底线还是应该固守的吧?
我决定吃饭的时候向他们提出来,自己搬回学生公寓去。
温如玉很快做好了午餐,喊我下去吃饭。
我们三个呈三角形坐着,贾大虎坐在中间,我跟温如对面坐着。
刚刚吃了两口饭,我正准备开口说自己要搬走。
“对了,”温如玉突然对贾大虎说道,“今天我跟陈灵均提了一下你评教授的事情,她说现在规定越来越严,你非得到老少边穷地区支教一年,才有可能评上的。”
与此同时,我发现自己腿上,像是爬上来个什么东西,赶紧低头一看,原来是温如玉的脚从对面伸了过来。
她脱下了棉拖鞋,脚上穿着透明的丝袜,脚趾上还抹着红色的指甲油,不停地用脚趾撩拨着我。
我的一颗小心脏,立即跳到了嗓子眼,赶紧把身体往桌子前倾,生怕被贾大虎发现。
想想温如玉也是没谁了,早上我们两个吃饭的时候,她也没有如此夸张的举止。
现在贾大虎就坐在边上,她居然如此肆无忌惮,难道她就是喜欢这种命悬一线的刺激感吗?
贾大虎阴沉着脸应了一句:“问题是就算去支教,也不一定评得上。”
“那你打算放弃了?”
“在副教授里我本来就算年轻的,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,明年想评为教授绝对不可能。除非是校领导直接找我谈话,明确只要支教一年就能评教授的话,我才会去的。”
“那咱们就去送点礼呗!”
“你没搞错吧,全国上下反腐一盘棋,这种时候你就是想送,也没人敢接呀?”
“那要看送什么?”
贾大虎一脸愕然的看着她,反问了一句:“送什么?”
温如玉又用她的脚踩了踩我,我忽然明白了,她是想把我作为礼物送给陈灵均。
我不仅没有那种被利用的感觉,反而暗自兴奋起来。
温如玉这时瞟了我一眼,对贾大虎说道:“这事你就不用管了,我回头再去找找陈灵均。”
吃过午饭之后,我们回各自的房间午休,因为被温如玉撩得够呛,整整一个中午,我在床上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
不过此时此刻,我心里想着可不是陈灵均,而是温如玉。
我甚至臆想着,一旦贾大虎睡着了,温如玉会不会摸到我的房间里来呢?以她中午在桌子底下干的事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她干不出来。
事实证明我想多了,整个中午她并没有来我房间,相反倒是上班的时候,他们夫妇一块儿离开。
出门的时候,温如玉伸手挽着贾大虎的胳膊,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,居然让我心里醋浪滔天。
我倍感失落地走下楼去,正准备到操场上去看看有没有人打球。
刚刚出门,突然一个东西从上面飘落到我的头顶,我伸手拿下来一看,居然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。
前面是一块三角形的红布,三个角延伸出三根红带子,开始我还以为是口罩,后来才反应过来,这是丁字裤呀?
我一抬头,发现隔壁的阳台上,陈灵均正探出个脑袋,面颊微红的对我笑道:“是二虎吧,不好意思,我的裤子掉下去了。”
她当我是傻子呀?
她家的平台与这边一样大,晾晒衣服的铁丝都是横跨在正中间的,就算有风吹下来,也只会落到平台上,根本就不会飘到下面来。
就算是飘下来,也应该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。
显而易见,她确实是准备收衣服,估计听到我们这边关了两次门,所以探头朝下一看,发现我在门口,急中生智的把她的丁字裤扔到了我的头上。
否则她的脸,也不会在瞬间绯红一片,明显就是做贼心虚。
不过我不得不承认,如果这是她耍的小心机的话,那么已经成功了,我的小心脏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